您好,欢迎访问每次网!今天是2018年01月19日 星期五
音乐_每次网
新闻热点
加入圈子
332粉丝 399贴子
枳春工寓
2017-11-19 10:58:07
396

凌照华 民主何能 民主何为 民主何德 民主何苦

标签:

2008 年先闹火炬,再闹地震。自由派先是“天谴”,在 群众那儿碰了一鼻子灰,赶紧改口说“普世”。有人力挺, 有人痛批,还挺热闹的。自由派玩概念游戏,说你们看啊, 汶川大地震咱们中国人表现得好不好?好吧。为啥好?因为 尊重了生命,落实了普世价值。普世价值从哪儿来知道不? 从西边。——马列主义英特纳雄耐尔也从西边来的没错吧! 西边好东西多啦,民主也是好东西,咱再来一个要不要?其 实自由派你就直接说我们想要民主不就完了么,兜那圈子干 嘛?——没华盛顿、杰弗逊中国人还不会做好人好事了?自 由落体运动公式确确实实普世,但国会山它还真没那么普世。没那么普世只要你觉得值得也不妨引进、推广,牛仔裤不也 从无到有,差不多一人一条了么。反对的那方又是老套子: 马克思一八三几年怎么说的,四几年怎么说的,五几年怎么 说的。更年期似的拿出“阶级性”来碎嘴唠叨——中国都“阶 级”成这样了,他们的“阶级”理论却一直在犄角旮旯闲着, 这回总算派上用场了,够无趣的。


我们对民主既没必要红着眼圈迷信它,也没必要闭着眼睛否认它,而应该存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持一种为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着想的立场。不妨从功用、能力和价值三个角度来说说民主。先说功用吧。“民主”当然就是人民做主,老百姓当家。当家做主有开心的一面,也有麻烦的一面。但有一条民主可以绝对地保证:是好是歹都是人民自己选的,出了事赖不着别人。还有一条可以相对地保证:既然是人民自己选出来的,讨好人民、给人民办事的动力一般会大于不由人民选出来的。当然了,像耶稣、佛陀那类悲天悯人的情怀另有出处,人民打他他也要给人民办事的,可能会因此机会少些。社会现状与民主功用之间的关系,也许要比我们想象的复杂不少。人类社会各种变量乱作一团,政治经济运行的情况是无数社会历史因素错综纠缠、复杂互动的结果,塞翁失马、淮橘过江,同样的东西,换个时候挪个地方就完全不那么回事了。因此各种民主理论和反民主理论都要在人类社会的变局面前尽量谦虚一点。


民主由于其开放的参与空间尤其是舆论空间,会呈现动荡不安的特点。这可能是优点,也可能是缺点,要看摆在什么环境里面。在中国近代危机火烧眉毛的时候,七嘴八舌肯定是较差的选择。即便是到了上个世纪的 70 年代末,它也不是多好的选择,因为经“文革”十年折腾,人心思定—— 现在有人埋怨当时宪法取消了“四大”,可老百姓当时真的无所谓,我们不妨平下心回忆一下。今天 30 年过去了,距离 80 年代末的风波也已经 20 年了,国家承平日久,您还是年年岁岁“稳定压倒一切”,还用过多的限令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来一味抑制民主的监督功能,这就不对了。民主社会一般小震不断,大震不见,泄洪道天天细水长流。而我们的特点是平时捂着盖着,因为体积大,容易将就,东边不行靠西边,南边缺点儿北边补,但结果矛盾会越积越多。大家伙比潜水员还能憋气,一憋就是好多年,到了实在憋不住的时候就是土崩鱼烂。我们不妨回头看看:前 30 年的问题和情绪一直捂到1976 年,1976 年这一反弹把中国弹哪儿去了?


30 年还没弹完啊!后 30 年当然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同样问题也够个儿的,矛盾和不满也积累了不少。幸亏这些年由于互联网,有了真正来自民间的监督和表达。要说民主, 这也是民主。民主的功能就是社会自我反思、自我纠正。民间参政议政,没有这个互联网根本无法想象。要没有这样的参政议政帮着行洪,憋成溃坝不是不可能的。


今天的思想文化管理群体,比例越来越大的是所谓“技术官僚”。“技术官僚”的特点是理性、事务主义,自己没意识形态,没立场,没激情。还别说私下,就是在最基层的会上,提起路线政策,他们全是一脸的不屑,心里没一点认同——当然也说不上多反对。这样一种“消极行政”,你能指望他有多大效率呢?这批“技术官僚”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技术”含量太低。你看有些人,《色?戒》火爆那会儿, 愣看不出那是部什么片子,争论从民间爆发,闹得不可收拾, 这才启动“反应机制”。后来宋祖德说了某位著名导演,他们又猴急麻花跳出来“清理”门户,口口声声说人家“诽谤”。


人家万一说的要是属实怎么办,你的脸找好地方放了没有? 这么笨手笨脚,这么低下的行政能力,却来管理文化艺术这些精密仪器。其实也真不能过多责怪那些具体的官员,根本的问题是,应该明白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管不了的您别管,用有限的精力去干能干的事情。


今天因为缺少当年的危机,普遍现象都是得过且过混日子,完全没有居安思危、未雨绸缪的精气神儿。看历史,“盖在殷忧必竭诚以待下,既得志则纵情以傲物”真是普遍规律。打天下时九死一生啥毛病都没有,有了也赶紧改;得了天下无忧无虑啥毛病都来了。你看从八旗到太平军到湘军到淮军到北洋新军到国民革命军到八路军解放军,生生死死的多快呀。中国革命 80 多年了,当年的共产党人真是豪杰啊。熊蕾她爸熊向晖埋伏在胡宗南身边当间谍,不是没人看出来, 有人看出来了,说这小子这么廉洁清正有作为,太像共产党了,赶紧抓起来吧!——就冲着一条,你说这共产党能不得天下么?当年秋收起义一路丢盔卸甲,三湾改编完了,一二百人由毛泽东一瘸一拐领着奔了井冈山,靠着这股精气神儿也就 20 来年工夫就拿下了全中国。你再看今天这一个个跑官买官卖官,腐朽成那样,如果没有一套振奋他们的办法, 整个社会是会快马加鞭老朽下去的。咱不说远的,就说 2008 年初的冰雪灾害,反应迟钝;“3.14”关键的头两天都不会动了;火炬若不是国内外“四月青年”冲冠一怒,变坏事为好事,真不知怎么收场呢。接着就是后面的溃坝、瞒报、毒牛奶、毒鸡蛋。大家会问,“官”不就是“管”么?今天吃 的哪样没毒?毒了我们这么多年,你们都管什么去了?还让广大消费者“提高鉴别能力”,我们家里有化验室么?这样 僵化的体制应付中小型危机还凑合,碰到大型危机就令人担 忧了,所以这个体制必须改造。中国近代以来,国家要危了, 精英们就精神抖擞,有模有样。日子刚好一点,就成群结队 地醉生梦死。可悲的是,这类松懈和堕落的现象,严重压制 了民族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中国的精英应该是干嘛的?应该 不但带领人民从死地里爬出来,还要去攀登世界历史的高峰。


对于社会和社会的管理者,言论和媒体的继续发展可能 起到一种作用:平添日常的内部(国内)压力。说白了,天 天有人骂你数落你揭发你,你行为做事就会像点样,就能够 保持警醒,不松懈,不腐朽,不然就只能等着外国入侵或地 震山摇才能振奋一回精神。这日常的压力从哪儿来?来源当 然不止一端,教化也可以是而且也应当是一个。我看电视里 英模报告会上也是满场的官员一个个听得也直抹泪。但社会 主义、人道主义以及优秀的传统价值观已被整垮了好几十年, 重新修理、改造、树立起来,可不是短期内能办到的事。要 靠文化教育,但也别陷于文化决定论,如果你药方开的尽是 唱歌背诗开讲用会,那就是误国误民了。不能光靠这些,还 要在制度上解决民主监督的问题。当然,也别以为有了民主制度就什么都有了。凡事过犹不及,一年到头罢工游行,社 会也搞不好。另外,在体制内部做些制度改良,当然也不失 为一种办法。这些年日益强化的“问责制”就属于这种思路。 问责制本身,我挺怀疑它的效果。效果好点的其实大都引入 了外部的偶然压力,说到底是这样一个因果链:出问题—— 媒体曝光——公众义愤——高层震怒——勒令解决。问题是, 靠媒体曝光、公众义愤、惊动高层这还具有普遍意义么?——绝大多数问题是没有机会上媒体成热点的。不借助外部压 力,仅靠内部举报,这个制度就很难启动,启动也都是为些 不疼不痒的事。面对事故灾难,基层普遍的瞒报封口说明问 责制已经无能为力了。当然,多设一些相对独立、彼此外在 的机构,也多少能形成一些相对外来的压力。其实老说的“部门利益”,其中便包含了这样的压力,这有点像《南方周末》 兔子不吃窝边草,专找广东省外的时弊针砭一样。基于部门 独立性的监管历史久远,什么御史、廷尉、大理寺都是,但 局限性也都不小,否则用不着再叠床架屋,设东厂西厂,组 织中统蓝衣社了。毛泽东解放后也一直想找到合适的压力源, 先找民主党派监督共产党,“四清”时又用体制内这部分监 督那部分,末了实在没辙了便发动群众。今天的吏治跟前几 十年有霄壤之隔,少数贪官奸商地痞流氓成群结伙,同流合 污,也都够“江湖”够“山寨”的了。所以,完全在体制内 部想主意,恐怕不会有什么太大的结果。应根据中国的具体问题,稳妥而坚定地加强民主的监督机制,对整个管理体制 造成外在压力——只要有利于我们,别说从西方人那儿了, 就是从飞禽走兽那儿该引进也得引进。西方最近的金融危机, 又一次暴露了资本主义和西方文化的深刻弊端。但我们这儿 也别趁机把人家什么都否了——他们能领导世界几百年,自 有其长处,科学、工业、社会主义、民主,这些都是西方对 人类的伟大贡献,是否定不了的。总之,对于中国的未来, 民主是能有所贡献的。民主的内容很多,对于现在的中国, 信息的批露如果能够更公开透明一点,以加大民主监督的力 量,我觉得肯定是一件好事。除了少数几个人,大家眼下未 必对照搬西方的制度有多大兴趣。但你要保证——还要有实 在的办法保证你的保证——民主的监督。光来一句“我们说 话从来是算数的”早没用了,因为历史证明,这些空话套话 是常常不算数的。


说到效用,我们确实也要看到,民主在一些方面可能是非常低效甚至是负效的。议会讨论提案,本来是君子动嘴不动手,但台湾的“立法院”不但动嘴说,还动嘴咬,这还不够,还要动脚踢,高跟鞋都踢飞了。当年基辛格在埃及、以色列之间搞斡旋时就感慨:以色列办事怎么那么难啊,政府议会讨论来讨论去就是没个结果;还是埃及好,总统一声令下,谁不听毙谁!大家老说中国这个体制太“首长意志”了, 其实在瑞金的时候也是没完没了地讨论表决,白军都快到村口了,这边还统计票数呢。那年头的效率不像今天,没效率就是没命呀,所以赶紧改成“民主集中制”了。这一改,挺顺的,顺着顺着就顺不回去了,这真是一种悖论。也是啊, 用不着民主,经济增长率、外汇储备什么的不也都世界第一了么?所以代价问题的确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其实解决起来也不难,你抓紧着点,一步一步放开,用钢镚毛票攒出一民主来,别用摸六合彩的方式,冷不丁的一下子让人不是疯就是傻。但您如果非但不放开,反而一步一步收紧——觉得不收白不收,收了也没人敢管——那么积累若干年下来,矛盾的双方就都没机会了。


以上说的都是功用和效率。其实民主还有一个价值问题, 这是必须面对的问题。现在一些朋友一提民主就会说我们古 时候就靠明君贤相,不习惯民主这玩意。但问题是,这 170 年没白过啊,这么多年的现代化运动,城市化、工业化、教 育普及、通信便捷,这都跟古时候不一样啦,老百姓的价值 观也不一样啦。民主已经越来越成为一种价值了,大家越来 越认为这是我的权利,生来就该有的权利。凭什么我自己的 事我插不上嘴,老得你当官的给我做主?古代老百姓的确不 这么想,村口贴的告示骈四骊六,他看不懂就知道佩服,他 会想我算啥玩意呀?现代的老百姓一个一个读书上网、真假 学位证书一摞一摞的什么都懂,他会想你算啥玩意呀?这是 现代化造就的基本社会现实,你必须要面对,早晚要面对。


对于普通老百姓,民主自由如今也是非常切身的利益。有些官员本来不学无术,但胡作非为,不受法制规范,巨大的公权力为他们的撒野犯浑保驾护航。有些单位里,老实巴交的群众想“一刀一刀切了领导”的狠话,我都亲耳听到过一些。老百姓需要“民主”“自由”来限制一些官员过分的权力。那种认为民主自由不关老百姓的事、老百姓就关心猪肉几块钱一斤的观点,并不符合今天的实际。很多人坚信, 一搞民主,肯定是有钱人的天下了,前门放狼,后门进虎。这样说当然有经验上的根据,但尼泊尔“穷党”、查韦斯、内贾德不也都靠民主上去的么?所以天下的事没那么绝对。另外,你可以说美国民主是假的——其实不可能都是假的——但我们就不能来点真的么?现在有些学者可以一人同时仨观点:一说中国太特殊,民主不能急;二说天下压根就没 民主这回事;三说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挺民主的了。三个说法 各自都有一定道理,但仨蛐蛐放一罐儿里只能掐得一个不剩。你不号称信仰社会主义么?平等可是社会主义的题中之义, 民主可是平等的题中之义呀。



扫描二维码手机阅读

0

推荐达人
晚风
139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