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每次网!今天是2018年01月19日 星期五
音乐_每次网
新闻热点
加入圈子
332粉丝 399贴子
枳春工寓
2018-01-05 08:16:47
69

打倒拳王,打碎拳坛: 建立新秩序从逼迫内部高尚做起孙奶冰

标签:

05.jpg

20 世纪 80 年代反思国民性,说中国人这毛病那毛病, 其中最大的毛病之一就是窝里斗,互相挤着比着盯着瞟着, 当时有人还给起了个名,叫“酱缸文化”——十亿条蛆你拱我我拱你。中国人骨子里的确好攀比,你有我也得有,你胖我也得胖——吃不胖也一耳光给抽胖了。这容易形成集体行为,学坏争先恐后,学好也是一窝蜂。这种行为的人性依据, 孙奶冰从前起了个名叫“比较意识”,确实比较晦涩,如今有个年轻人另给起了个琅琅上口的——“注目礼文化”,其实就是平常大家说的“要强”。人都想比别人强出一块,这是社会不平等的人性基础;但人也都不想比别人差着一块,这又是社会平等的人性基础。二者的对立统一,构成社会历史最恒久、最活跃的推动力。中国传统文化对这股力量的抑制, 要比其他有的文明弱些。所以中国人历来有股子冲劲,在内不服输,在外不低头,总是在“争”,争得不一定多有爆发力,但特有持久力。自己没混出息,就非得让儿子出息,把什么都搭进去也在所不惜,越是那扫地卖菜的下层,越是不认怂不服软。我老婆单位算是半企业半事业,那儿的职工学 历普遍不高,但那些人的孩子无论考高中还是考大学普遍比 社科院的子女考得要好,道理就在这儿。因为这样,整个民 族的那股冲劲老跟充着电似的,满满当当的:上面的刚不思 进取吃喝玩乐,下面的就惦记着挤上来取代他们,不管是考 上来还是杀上来。社会流动的各种渠道都相对通畅,文化价 值观上的阻力也比很多人以为的要小。现在不都说中国跟印 度最具有可比性么?这方面印度显然不如中国。张文木在印 度路边上亲眼看到一个行人被汽车撞一跟头,爬起来掸掸土, 二话不说就走了。这在中国几乎不可想象,早围一大帮人闹 事了,没准能把车掀了甚至点了呢。现在一帮右派学者老的少的张口闭口就埋怨中国人“红眼病”“仇富”,其实没有“仇 富”“红眼病”,贫人看着富人无动于衷,啥想法没有,这还 可能有平等或机会平等么,还可能有民主和社会公正么!这 种“争心”使社会富于张力,没有这张力,别说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人道主义一概不可能,就连资本主义个人主 义压根也不可能。还举印度的例子,富豪的儿女结婚,包了 两架波音飞机去意大利租了个宫殿办婚礼,穷奢极欲,媒体 报得眉飞色舞,百姓看得眉开眼笑——全都不红眼。这种事 情,放在一个先有种姓制度、后被彻底殖民化的社会里真是 顺理成章。虽然中国的报刊、电视现在也开始步印度后尘, 成天介绍富人的快乐生活,但总的说来,这套在中国是吃不开的。《道德经》所言“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史记》所传“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水浒》所述“智取生辰纲”,都说明中国文化鼓励社会流动、机会平等,对社会资源的通吃独占保持高度的警惕。

“红眼”“仇富”在这个意义上恰恰是中华民族的力量所在,它造成了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辩证运动,一方面鼓励出类拔萃,拉大差距;另一方面又成就你追我赶,缩小差距。计划经济压制了活力创造力,于是便有改革开放;这些年贫富分化过大,社会便迅速反弹,进行及时的自我反思和自我修正。中国之所以当年搞社会主义要比印度有声有色, 后来搞资本主义也比他们有成效,这应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厉以宁那些人经济懂不懂我不知道,他们对社会、对人心人性真一窍不通。

中国驻孟买的前领事写过文章,就讲这个事,说印度太好了,一点都不仇富。他的意思就是:如果中国人也能这样, 中国就和谐了,就和谐社会了。看看某些人的心态,糟糕到什么程度!麻木到什么程度!新儒家也是搞这套东西,印度有印度的佛教,新儒家期望中国用儒家思想把中国搞得跟印度一样。代表人物杜维明就这样讲:中国一定要向印度学习, 向印度看齐。

这股子冲劲,只要不被滥用,像“文革”那样的极端平均主义和后来穷凶极恶的强者哲学,就会成为中国宝贵的精神财富和战略资源。对内,它有可能促成平等与自由之间合 理的平衡,使社会既相对和谐又富于张力。对外,它有可能 成为一种解放的力量:首先推动中国在国际竞争中拾级而上; 继而挑战国际秩序的既得利益,打倒拳王,实现全球范围的 机会平等、社会公正;并最终改造国际秩序本身,打碎拳坛, 为历史别开生面,使人类的发展进入一个更理想的境界。

我们要提倡理想主义,理想就不是现实,就是对现实的改造。中国虽然有很紧迫的工作,但也应当看得远,看得远跟看不远是不一样的。当然,我们还要循序渐进,一步步来, 先打倒拳王再打碎拳坛,先扫房后擦地。那天在一个会上有个朋友出于“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理想,说这次金融危机中最值得同情的是西方工人阶级。我说为什么不是中国的农民工阶级呢?等中国的农民工挣的跟西欧北美一样多了,咱就跟他们无条件联合,现在联合只能是有条件的。讲

“阶级”没错,但现行国际秩序就是阶级关系,也要讲啊—

—毛泽东说民族斗争说到底是阶级斗争,这话没错。第四国际托洛斯基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我很欣赏,但他们的理论在国家民族问题上不能辩证,是有残疾的。

中国需要自己的“摩西”

在我看来,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跟人类理想总体上并无矛盾。前段日子一位西方驻华参赞找我聊天,聊到德国总理默克尔。我批评了默克尔关于粮价的说法,她说粮价飞涨是因为印度人吃两顿了,中国人喝牛奶了。这种情绪在西方比较普遍,说穿了,就是嫌发展中国家起来了,分他们资源的一杯羹了。这位外交官说,你们中国能不能换种别的模式? 我说我们原来就是别的模式啊——男耕女织、小桥流水、诗词歌赋什么的。中国的模式就像雕象牙套球,也叫“鬼功球”,一块不大的象牙雕出四五十层来。雕了五千年的中华鬼功球被西方填了火药的霹雳球炸得粉碎,我们只好也转产西方的霹雳球。从晚清到民国到新中国到改革开放,我们一直在捣鼓这个霹雳球。我们搞自己一套,西方说这是愚昧落后,我们搞西方一套,西方又嫌我们吃多了,吃好了。其实我们人均粮食消费只是美国人的几分之一,我们人均排放的二氧化碳远远赶不上西方。西方消耗资源、污染环境的时候,不受任何指责,没有任何压力。等西方发展完了轮到我们发展的时候,清规戒律就来了。清规戒律就清规戒律吧,美国还不遵守。我头两年读了一位法国学者的文章,说到如果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这些国家以西方的模式和标准实现工业化,那整个世界还活不活了?外交官听了这话连连称是。我说,我们可以不用石油,可以不烧煤,但西方呢?总不能我们重新钻木取火的时候你们开着游艇去江河湖海乘风破浪, 开着飞机去玩空中跳伞吧?——甚至还有富人乘飞船到地球同步轨道上无限风光。外交官说,西方然并不是说一套做一套,我们也有罗马俱乐部、布达佩斯俱乐部的主张嘛。我说,罗马俱乐部、布达佩斯俱乐部的主张好像还不是主流观点,好像也没落实为基本的社会政策、产业政策啊。总不好让中国这样的后发国家去为西方几个神人的另类思想当试验田吧。坦率讲,我本人对物欲跑道上的疯狂竞赛没啥好感, 一个人的幸福不能全靠财富,一个国家的幸福也不能全靠GDP——当然也不能不靠。我也希望把目前这个破坏环境、折磨心灵的资本主义体系改造成更有意思一点的文明。但改造不能是目前这么个改法,因为西方的改造方案考虑的主要是西方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的两全其美、横竖合适。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确应该动大手术,但由这个体系的“地主老财”做主刀和麻醉师,我们敢签字吗?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全球化是让能源顶不住了。地底下就埋了这么多,把咱们现埋进去也变不成石油, 而且别的能源一时半会儿也顶不上来。烧干树叶、枯树枝本来也没什么不可以,人类一直不就烧那些东西么?但自打西方一烧上煤,就开着火轮烧杀抢掠,逼着我们不得不烧煤烧石油。但都烧煤烧石油又确实又不够烧。于是西方动员我们少烧煤和石油,多烧“天人合一”——也就是烧了还能再长的树枝树叶。我们要是没被他们烧杀抢掠过,我们真有可能接受他们的建议,光烧“天人合一”,但我们 100 多年的教训还热乎着呢。其实,我们真的可以“天人合一”,但有个条件:你得跟我们一块“天人合一”。这可不是为了较劲,而是为了让你不再打我们,也不再骂我们,不再灭我们。我跟那位西方外交官说到这块,人家就不接话,乐呵呵扯别的了。所以我的看法是,世界的确需要搞点“天人合一”以缓解迫在眉睫的能源危机,给寻找新能源、开发新能源留出足够时间。这就需要改造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和价值标准,需要有新的力量出来领导这规则和标准的重建。这样的重任肯定不能压小国肩上,得找够个儿的。不敢说中国就一定够个儿,但肯定比新加坡、斐济够。个头不是问题,问题是神经系统。神经系统不行,一根鸡毛都扛不动。

现在西方人把我们看成现代化运动中直眉瞪眼的蛮族, 看成见了红烧肉便忘了胆固醇的暴发户。其实我们历史上曾经阔过,曾经“现代”过,曾经“后现代”过——那么多回园隐逸诗歌说的不就是后现代么?对现代化的问题我们心里有数,而且问题的方方面面看得未必没他们齐全。而且我们看到了一些西方人在拿环保忽悠世界。美国、德国搞生物燃料,从玉米里提炼乙醇,其实就是从穷国穷人的胃里开采石油,那不还是为了继续坐汽车坐飞机么,并没有改骑毛驴的意思啊。中国的一帮“业余美国人”也跟着起哄。西方笑咱们慢的时候,他们是百分之二百五的发展主义者;如今西方嫌咱们快了,他们也跟着变脸,变成无比生猛的环保主义者,组织完“散步”,又故纸堆里一通忙活,告诉我们说中国从伏羲帝那会儿就是“环境友好型经济”“资源节约型发展”。这种本该由郭德纲说的反话,他们一个个都说得正儿 八经的。可让你不烧煤气捡干树叶枯树枝烧你干么?那才是“环境经济”“绿色能源”呢。另外,中国的富人如今也效 法起世界的富人:他们先是毁了大家的青山绿水盖自家豪宅, 如今又要撕了大家的建筑蓝图来保全他们落地窗外的怡人 景色。他们恨不得豪宅之外的世界全是树,别人全是树上的 猴。

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消费方式及其价值观,的确病得不轻:太穷奢极欲了,而且谁不穷奢极欲谁就被淘汰出局。这能不把人类拽进死胡同么?这的确是一个关乎人类生死存亡的大事,需要认真对待。人类这样穷奢极欲下去大家都得死,但如果我们退出现代化竞争,那我们现在就得死,而且我们死了也解决不了人类还是要死的问题,因为西方领导的世界还会继续在穷奢极欲的跑道上一路狂奔。我们的历史使命,就是要以虎狼之力,覆虎狼之道,从西方手里夺过世界发展的领导权,为人类开一条量入为出、健康发展、价值真正多元的光明大道。中国文明古老而常新,既能强悍又懂仁爱,应该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境界。

中华民族这 100 多年的大抱负是死地求生、后来居上。这个目标,我们以几代人的前仆后继、左突右冲,到今天完成得有点眉目了。咱们有时走到天安门广场,看着纪念碑后面的题词,想想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这些人,带领一个苦难民族浩浩荡荡,九曲九折,从黑夜奔赴晨光,真像史诗一样啊,让人联想到大禹和摩西。当亡国灭种、吃饱穿暖的问题离我们越来越远时,我们就会有工夫认真思考“人生意义”之类的问题了。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为了四蹄生风跟活驴似的,从产房一直跑进火葬炉么?如果这种活驴生涯是上帝定的,那咱也就只有死心塌地地跑了,争取把两条跑成四条腿,跑死别人,跑活自己。但上帝好像没这么定吧?人塑造自己,为自己选择或创造好一点人生的余地不能说完全没有吧?当然了,跑也没什么不好,长了脚不就是跑的么? 彩电冰箱灯红酒绿,奔五奔六不跑能有么?我不想否定跑, 没那意思,但一刻不停地跑、上气不接下气地跑、除了跑还是跑,是不是太过了点呢?马克思说的“按照美的规律”重新改造人心人性人境,应该成为中华民族宏远抱负的一部分

——我说的可是“宏远”,想抬杠的人就别拿眼前的事儿抬了。

我们自己眼前的事当然首先要做好,才有资格替世界和人类起草远景规划。记得很多年前,有回在西单街头看见一个摆地摊卖“洁齿灵”的,说得天花乱坠,说抹完了牙齿能跟白瓷砖似的。旁边一小伙子看了忍不住说:“您倒是先把您那嘴大黄板牙整整白呀!”我们自己在民主、法制、公平、自由方面的“黄板牙”的确先得整整白,然后才谈得上“对人类做较大贡献”。道理很简单,这些方面你达标了,你才有软力量,人家才拿你当榜样,你的硬力量才事半功倍。再有,既然谈的是世界抱负,不可能不追求自身利益,但你也真要具备公心,要提出普世的价值,联合大家一起干,否则世界人民只能跟你打巷战了。


扫描二维码手机阅读

0

推荐达人
晚风
139人关注